来自 皇家彩世界pk10娱乐 2018-04-20 19:11 的文章

这青牛湖应该是太平安静的时间太久了

李闲撅着嘴问,对于达溪长儒这样的名将也能做出这么不靠谱的事显然有些不相信。既然陨铁那么贵重,当初就算沉下去的时候颇为急迫也会找个稍微显眼的地方吧。骑着马跑半天也围着青牛湖跑不了一个圈,靠着摸索去寻找当年的位置确实令人头疼。

 

“谁告诉你我当时没有找一个好辨认的地方?那天晚上我沉下陨铁的地方有一棵大树,我记得很清楚。”

 

达溪长儒摊了摊手:“可是后来才发现,青牛湖边的树差不多都一个样子。”

 

他苍白的解释道:“你知道的,晚上总是看不清东西,而且契丹人的护卫每隔半个时辰就要巡逻经过。”

 

李闲指了指青牛湖头疼的问:“我的师父,亲爱的师父,您的意思是不是说咱们要把湖边的每一棵树附近都要找一遍?”

 

达溪长儒瞪了他一眼说道:“就算我记不得是哪棵树,难道我还记不得大致方向?”

 

他指了指青牛湖南侧说道:“我来过几次了,按照顺序从左到右寻找,已经找了四十三棵树。”

 

李闲撇嘴:“还有最少四百三十棵。”

 

达溪长儒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为难:“你不是说自己运气一直很好吗,说不定你随随便便的选一棵树潜下水里去,就能找到那块陨铁。”

 

李闲心说那陨铁上你又没安一个GPS,我也没有人造卫星的眼怎么可能随便选一个地方就找到?一次性找到那块陨铁的概率就跟挨雷劈差不了多少,如果运气好雷会自动来劈,一次不行还得多劈几次。运气不好就算脑袋上顶着个避雷针也不见得能引下来,这根人品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等等”

 

李闲忽然想到一件事:“您的意思是,我自己下去找?”

 

达溪长儒很认真的点了点头说:“没错,我给你放哨。”

 

李闲也很认真的说道:“我能说不去吗?”

 

达溪长儒的回答简单而粗暴,他直接提着李闲的腰带将他从高坡上扔了下去。半空中李闲调整好身形稳稳的落在地上,然后在静夜皓月的光辉下伸出中指对达溪长儒比划了两下。

 

他能看到隐约中达溪长儒比划了一个手势,意思是时间并不多。

 

李闲叹了口气,收起劳而无功的中指开始小心翼翼的朝着青牛湖南侧潜行。黑夜潜行的技巧,无论是张仲坚还是达溪长儒毫无疑问都是宗师级的高手。所以无论是在铁浮屠还是在血骑中,李闲都能学到最有用的东西。

 

七岁的时候,他就已经能在月色中隐藏身形爬到村子里张寡妇家的院墙上偷窥那丰满的身子沐浴。

 

八岁的时候,他就能蹲在张寡妇家门口顺着门板上的窟窿往里窥探而不被发现了。

 

九岁的时候,他如果愿意的话甚至能坐在她家屋子里尽情的看,当然,他果断的义正词严的拒绝了张寡妇的好意。

 

青牛湖之大,也大不过一个能装下一具诱人身姿一颗闷骚之心的木盆吧。

 

李闲猫着腰,猎豹一样在湖边的茂盛草丛中穿行。他一边走一边感受着风吹来的方向,所以他潜行经过的地方草丛摆动的方向完全与风吹毫无二致。当他经过第一个暗哨的时候,五米外的契丹武士根本就没有察觉到身后的草丛中有什么异样。草丛的摆动和风吹过一样,完全看不出一点不和谐的地方。

 

这个暗哨处有三四名契丹武士,他们就在一堆乱石后面坐着。

 

最近处的那个人距离李闲通过的地方不超过四米,李闲甚至还停下来看了看那几个契丹人在做什么。

 

“听说汉人的女子身子软的好像水一样?”

 

“那可不,你又不是没有见过咱们可敦。”(注1)

 

“见过是见过,可不是穿着衣服呢吗。”

 

“嘿嘿!”

 

石头后面穿出几声刻意压的很低的淫-笑。

 

李闲摇了摇头,心说这青牛湖应该是太平安静的时间太久了,以至于暗哨都不暗,而是在肆无忌惮的谈论着女人。虽然他们压低了声音,但如果是高手的话十几米外仅仅靠耳朵就能察觉到他们存在。

 

看来这几个契丹武士跟欧思青青是一个部落的。

 

李闲悄悄的离开,一边走一边想。

 

欧思青青的母亲是汉人,那几个契丹武士谈论的应该就是她了。看来这个女人一定很美,美到让这个部落的每一个男人从第一次跟自己的手建立超友谊关系的时候,说不定脑子里幻想着的就是她的模样。水一样的女人,往往是熊一样的人最喜欢占有的东西。能征服一匹烈马固然很刺激,可若是一个柔若无骨雪一样白的身躯婉转承欢峨眉微皱,那感觉应该更能满足男人的控制欲和征服欲。

 

李闲由衷的祝福那几个契丹武士各种幻想的时候千万不要崴了手,然后猫着腰从他们身后经过。

 

达溪长儒说过,从这个暗哨向右四十三棵树全都搜索过,没有陨铁的影子。